中兴、华为“落户”南京内幕首次披露

路过南京软件大道,很多人都会看到写着“华为”、“中兴”标志的门头,工作人员进进出出好不热闹。不过,很少有人知道,这些大企业落户南京“背后的故事”。扬子晚报记者在纪实文学《软件之路》作品研讨会上了解到,这些企业选择南京,既有时代洪流的“大背景”,也有为之努力的“小人物”,背后的故事更是一波三

中兴、华为“落户”南京内幕首次披露

  路过南京软件大道,很多人都会看到写着“华为”、“中兴”标志的门头,工作人员进进出出好不热闹。不过,很少有人知道,这些大企业落户南京“背后的故事”。扬子晚报记者在纪实文学《软件之路》作品研讨会上了解到,这些企业选择南京,既有时代洪流的“大背景”,也有为之努力的“小人物”,背后的故事更是一波三折,十分精彩。比如中兴的落户,就有一场“花遇”的浪漫;华为在中兴旁边“安家”也是个偶然……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徐媛园

  中兴落户很浪漫:是赏花“赏”出来的

  位于南京雨花街道的“花神庙社区”,在80年代的时候,还是“花神庙村”。村里有两个园艺场,都是从事花卉种植和销售的。20世纪90年代初,花卉种植产业萎缩,全村产业结构需要转型升级。“当时大家对高科技产品还没有太大概念,我当时是村总支书记,满脑子都是项目投资和项目进展。”时任南京雨花镇花神庙村党总支书记徐怀生当时正带着一帮人开始兴办村办企业,节能厂、灯泡厂在村里四处开花。

  也正是在这个背景下,1995年9月的一天,江苏省航天局王局长约中兴通讯股份有限公司老总侯为贵,到花神庙观赏花卉,徐怀生负责接待。交谈中,徐怀生小心翼翼地问侯总:“你们公司生产哪个产品哪?”侯总说:“中兴通讯,总部在深圳,南京研究所主要生产交换机,原先租的不对大院,现在租了大校场附近一个旧厂房。”说者无意,听者有心。徐怀生就一边向侯总介绍花的种类,一边想着怎么让侯总把南京研究所牵到村里来。趁着大家兴致正浓,徐怀生建议侯总,与其租赁场地,不如来村里建厂。侯总也表示“可以考虑”。

  1996年春,侯总率副总以上班子到村里考察,并签订了意向协议书,但后来因土地问题项目搁置。1998年,村里锲而不舍,将10公顷废弃砂石场调整为项目用地,当年,中兴就办理了用地手续。2001年,11月,建筑面积4万平方米的中兴通讯南京研发中心一期竣工。2002年8月,二期奠基仪式在南京花神大道东西两侧举办。2006年,位于南京软件大道的研发中心三期启动建设……如今,南京已经成为中兴在国内最大的研发基地。

  华为决定要在中兴旁边“安家”:我俩在深圳的时候就在一起

  1995年和2002年,随着南京各区区划调整,南京的雨花台区仅剩134.5平方公里。改革开放以来,江宁、溧水都开始发展蔬菜基地,加上外地农产品的冲击,该区早已不再是全市唯一蔬菜基地。“很多人觉得这个区要被边缘化了,要被撤销了。也有人戏称从01年中兴落户,雨花人‘吃软饭’吃了20年。”时任区科技局副局长黄蓓说,在这个背景下,2005年,蓝筹谷正式更名为软件创业园,明确了发展高科技的思路。

  2005年,深圳华为公司来南京选址设立分公司。“一开始拟定的12个地块里面,也没有现在的地方,这里是后来增补的。”据相关人员回忆,华为当年派了数批人马前来考察,到软件谷的时候非常仔细,还派人数了坟头,“在中原,可能很多人觉得坟头阴气重,但是岭南、港台地区的人却不这样认为,前期华为的考察人员就说,‘这边北面遥望雨花台,紧邻功德园,无数革命先烈守卫这片土地,还有皖南事变三烈士凝望我们,企业落户于此,何愁不兴旺发达。’”华为落户后,众多软件企业在周围安营扎寨,两家大卖场生意兴隆,周边的保障房租金也翻了一倍多。

  华为落户还有一个小插曲。“那次,我们陪考察人员选址,从中午看到下午,当时讲好一律不允许在各区吃饭,由市政府统一安排工作餐,主要是避免外界说市里对项目选拔有偏向。”后来,华为在考察了软件大道北侧后,对这里很满意,说另外两个地方可以不看了。其间,有人提醒华为的领导,旁边就是中兴。华为领导当场表态说,两家企业在深圳就靠在一起,相互之间人才交流很频繁,早已形成良性竞争关系。就这样,华为就在中兴旁边,安了家。

  “美篇”、“斑马”居然也是南京的

  很多时候想到南京,很多人会想不出很多特别有名的大企业。但提到产品,可能都会一拍脑袋:这些都是南京的啊!比如美篇,这家公司也是落在南京的。“我们跟政府部门对接挺轻松,没有找不到人或者不知道对接谁这样的情况。”创始人之一杨希羚告诉记者,也正是喜欢南京这座城市的大气,他们把自己的公司起名叫“蓝鲸人”。除此之外,目前中国家政行业头部企业斑马也落户南京。此外,还有润和、硅基智能等等一大批头部企业。

  “21世纪初国内软件产业蓄势待发给了我们天时;软件产业需要交通发达,距离城区较近,给了我们地利;大家上下齐心,做好保姆式服务,这是人和。”业内人士表示,目前,南京市出台了聚焦软件和信息服务产业再升级的《南京市推进软件名城提质升级打造万亿级产业行动计划》,根据该《行动计划》规划,到2025年,南京软件和信息服务规模突破1万亿元,涉软从业人员超110万人,产业规模和综合竞争力稳居全国前列,将软件产业打造成为南京具有国际知名度的品牌产业。

  记者手记:

  谁说站在聚光灯下的才是英雄

  在对南京软件产业未产生了解之前,我们会觉得,发展、产业,这些宏观的词,应该是政府部门大手一划就能实现的事。包括中兴、华为,他们来不来、落户在哪里,不都应该是事先安排好的吗?但了解以后才能明白,没有什么成功是注定的;没有什么实现是一蹴而就的。那里面有太多的大时代下的“小人物”,他们直面困难,迎难而上,奋发开拓。故事里有破釜沉舟、壮士断腕,有守望相助、倾囊相授。在南京疫情最严重的时候,南京一家互联网孵化企业“动汇”率先给在孵企业免租。负责人陈沁松说:“我们是为企业服务的,企业都活不下去了,我们怎么活下去?”无数“小人物”唱响了大时代的宏歌。谁说站在聚光灯下的才算作英雄?

  校对徐珩

  来源:紫牛新闻

免责声明:本站部分内容和图片转载自互联网,该文观点仅代表原作者本人,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建议,也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详情参阅本站的“免责声明”栏目。

相关内容

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版权声明:本站部分内容和图片源于互联网,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转载文章版权属于原作者所有,若有权属异议及违法违规内容请联系我们删稿。详情参阅本站“版权声明”及“举报投诉”栏目。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