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ul撤离中国细节:深圳裁员,北京高管离职,上海公司换法人

蓝洞新消费报道,12月26日消息,蓝洞新消费从Juul在中国的多个业务部门变动获悉,这家来自美国的电子烟巨头正在逐渐撤离中国,虽然Juul并未实质进场,但多个试水渠道的迹象表明,Juul在国内的投石问路已经暂时告一段落。从硅谷巨兽到困兽:Juul只用了一年时间Juul

Juul撤离中国细节:深圳裁员,北京高管离职,上海公司换法人

  

蓝洞新消费报道,12月26日消息,蓝洞新消费从Juul在中国的多个业务部门变动获悉,这家来自美国的电子烟巨头正在逐渐撤离中国,虽然Juul并未实质进场,但多个试水渠道的迹象表明,Juul在国内的投石问路已经暂时告一段落。

  

从硅谷巨兽到困兽:Juul只用了一年时间

  

Juul今年在美国的日子很不好过。

  

11月15日,Juul总部表示将裁员650人,占全部4051名员工的16%,此举将帮助Juul明年削减近10亿美元成本。

  

Juul在美国举步维艰,目前美国电子烟禁令尚未正式推出,但Juul已经主动停掉了除烟草口味以外的其他调味产品销售,停止了所有广告投放,也不支持任何旨在和政府叫板的民间电子烟组织或反禁令提议。

  

Juul在美国面临的压力主要来自于美国年轻人中流行的电子烟文化,这使得各州纷纷采取措施制裁Juul,不仅有来自学校和个人的起诉,来自加州、纽约州的总检察长也对Juul涉嫌广告欺诈和让年轻人上瘾进行了起诉。

  

多方重压下,Juul几乎更换了所有的高管,来自奥驰亚的高管KC接任了CEO,采取的策略就是主动修正以前的粗放式经营,主动认怂。

  

一年前的12月份,奥驰亚花了128亿美金投资Juul获得了35%股份,将Juul估值推高至380亿美金,瞬间惊爆全球,中国电子烟小烟市场开始爆发。

  

一年后的12月份,圣诞的喜悦还未消退,Juul的估值已经腰斩,老虎基金持股估值为190亿美元,富达则给出了探至160亿美金的估值。

  

随着业务断崖式暴跌和美国电子烟市场的低迷,Juul的估值可能还将继续下跌。

  

这便是Juul在美国的一年情况概述,只能用「凄凄惨惨戚戚,一夜回到解放前」来形容。

  

据Juul总部员工透露,作为一家估值几百亿美金的公司,他们的员工不敢穿着自家T恤走上街头,因为家长们都视Juul为引诱孩子使用电子烟的罪魁祸首,如果谁要敢穿上T恤上街,很可能会收到街头无数白眼,甚至极端声讨。

  

深圳分部裁员:补偿N+3

  

交代完了Juul在美国的情况,我们来说说Juul在中国的情况,先从深圳说起。

  

蓝洞算是一直跟踪报道Juul在中国试水的电子烟媒体,无论是最早报道将于9月上线电商销售,还是深圳分部的披露,我们都比较关注这个电子烟巨无霸在国内的一举一动。

  

今年9月的时候,我们报道了Juul深圳分部的情况,预示着Juul想在国内大做一番,这是最大的意义。

  

  

不过好景不长,随着美国市场行情吃紧,Juul在中国也开始了收缩,首当其冲的便是裁员。

  

一名已经离开深圳分部的人士小张透露,裁员从11月开始,目前深圳分部基本上已经处于解散状态。

  

「美国总部的人先到了上海,然后带着雇佣的律师来到了深圳。」小张说,「然后要求大家全部gohome。」

  

Juul给出的裁员待遇是补偿N+3,远高出常规裁员的N+1,员工也并未有太多怨言,毕竟在这样的寒冬下,能够给出N+3标准的都是良心公司。

  

「只是有种出师未捷身先死的感觉。」小张说,「我们还没有开展正式业务就说了再见。」

  

蓝洞在一个JUULLabsShenzhen的微信群截图看到,Juul负责善后的人员在12月13日在群内告知离职员工注意社保和住房公积金已经停交等事项。

  

善后人员提出了几点提示,1是提醒找到新工作的人及时将社保和公积金续上,2是如果没有找到工作的可以自行找社保挂靠,3是提醒深圳户口可以自行到社保局交纳,4是提醒带上解除的劳动合同等资料可以办理失业登记和领取失业金,5是失业期间的失业金每月约2000元,如果找到新工作需要及时办理终止手续。

  

善后人员最后还提醒社保连续交纳对办理积分入户、车牌摇号和非深圳户口小孩积分入学有影响,提请离职员工注意。

  

微信群显示一共有26人。

  

算是比较丰厚的离职补偿金和非常温馨的善后提醒,让离职的深圳员工也并没有太多怨言。

  

在外界看来,这是屋漏偏逢连夜雨。

  

据小张透露,美国总部派来处理深圳裁员事宜的人员,还没回到美国便接到了自己被裁员的消息。

  

令人唏嘘。

  

北京高管离职:没有官宣的入职和不敢官宣的离职

  

说完了深圳,我们来说说Juul在北京的情况。

  

  

Juul在北京的办公室在东四环附近的华贸中心,非常高大上的办公楼,与外企的气质很匹配。

  

此前据蓝洞报道,Juul在中国的事务有贝恩咨询帮忙打理,也雇佣了一些员工进行对接,被媒体公开报道的有原宝宝树的COO魏小巍实际进入了Juul北京办公室,传言中的将负责Juul中国的宝宝树CEO王怀南侥幸「逃过一劫」。

  

与其他外企进入中国采取的策略一样,Juul也物色了多家公关公司进行外围协作,蓝标和上海的一家公关公司都曾入围参与过一些事务。

  

Juul北京对接公关和市场的某负责人在Juul工作不到半年后,近期告诉蓝洞已经正式撤退。

  

目前无法确认北京办公室是否还有人继续办公。

  

面对着11月两部委要求电子烟下线电商销售的1号电子烟通告,Juul此前采取的借授权两家经销商上线京东天猫的策略也被完全封死,面对着陌生的中国线下市场,Juul作为外来的和尚,更是无所适从。

  

中国市场无事可做和有心无力,美国市场也水深火热,在观望了1个多月后,最终一些人员选择了悄然撤退。

  

对Juul中国的不少新员工来说,这是一段没有纪录的地下职场经历。

  

有一种失落叫入职没有官宣,有一种悲凉叫离职不敢官宣。

  

蓝洞从宝宝树获得的消息显示,魏小巍试图再回到宝宝树,但现在的宝宝树也已不是以前的宝宝树了。

  

多个公开信息显示,持有宝宝树21%股份的投资机构复星投资方面人士已经全面负责宝宝树业务经营,派出了楼丽丽担任宝宝树总裁,王怀南只担任董事长一职。

  

宝宝树目前港股市值仅29亿港元。

  

上海公司悄然换掉法人

  

Juul目前在国内拥有5家注册存续的公司。

  

这五家公司为:

  

玖尔电子(上海)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玖尔电子(上海)有限公司苏州分公司玖尔电子(上海)有限公司深圳市韦艾科技有限公司深圳市韦艾慕尔科技有限公司

  

玖尔这三家公司是Juul原始注册的,后两家公司原本属于VMRProducts运营公司,是Juul在2018年11月以5000万美元的价格全资收购变更而来。

  

  

12月18日,玖尔电子(上海)有限公司更换了法定代表人,从AlbertoHernandezMartinez变更为张平强。

  

  

目前,AlbertoHernandezMartinez名下还有3家公司。

  

此外,据消息人士透露,Juul在苏州的分公司也进行了人员的裁撤。

  

结束语:最心不甘的进场和撤离

  

深圳、北京、上海、苏州,都密集进行了调整,这很难说是巧合或偶然。

  

Juul到底算不算进了中国,这是值得讨论的话题。

  

他们在中国虽然有主体,但并不是销售电子烟的主体,销售电子烟的主体是给了杭州两家授权经销商,分别负责京东和天猫的销售,Juul并非以真身进入中国。

  

但他们又通过收购、授权的形式在国内进行了实打实的业务开展,所以,很难说清楚没有进中国。

  

科技巨头进中国多少都折腾了很久,烧掉了很多钱,比如雅虎、谷歌等。Juul的入场和离场显得有些仪式感不足,但好消息是及时止损。

  

回到电子烟的社会争议上来,无论在美国,还是中国,唯有合法合规才是电子烟能够生存下去的铁律。

  

一个有争议的成瘾产品,一个容易引发青少年使用的产品,势必会遭遇各种争议和讨论。

  

也许,在内外交困下,Juul最终会被奥驰亚低价收购,成为奥驰亚一个业务部门,平息悠悠之口,最终让电子烟降速狂奔模式,真正回归到只供给成年烟民选择替代品,而不是成为一种流行文化。

  

不然,你永远无法穿着Juul的T恤上街。

  

举报/反馈

免责声明:本站部分内容和图片转载自互联网,该文观点仅代表原作者本人,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建议,也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详情参阅本站的“免责声明”栏目。

相关内容

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版权声明:本站部分内容和图片源于互联网,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转载文章版权属于原作者所有,若有权属异议及违法违规内容请联系我们删稿。详情参阅本站“版权声明”及“举报投诉”栏目。

猜你喜欢